彭鸣组诗配画

作者:彭鸣 | 来源: | 2020-06-09 | 阅读:拉萨股票配资 次    

  导读:彭鸣,女,笔名薄荷蓝。现居北京。某内参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协山东旅京作家联谊会执行秘书长;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副会长、诗与远方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抗议等待 
 
站在故乡的大海边
我在温软的沙滩上
对自己写下两行字
抗议等待
抗议有效
 
海很听话
哗哗的掌声
从天之际传过来
……
 
涨潮了
海水一口
把我的拒绝吞没 
 
 
  请不要以为那条围巾 
 
是黑格子的
你就可以任性
少了洗涤它的次数
 
那些尘垢
就深藏在格子的方阵里
你得勤洗它
把它的心洗成
白格子的哈达



  那些田野上的空巢      
 
在北方田野的树杈间
扎眼地裸露在
我移动的视野里
想了许多配资公司 鸟的故事 
 
最后还是想不明白
那些用唾液筑巢的鸟儿们
都飞到哪里去了
先生说去了南方 
 
在南方哪里  为谁歌唱
林间  山涧  水滨
这些空巢给我返京的旅途
营造了许多悬念和遐想
更像一个青草绿色的
困惑或幻梦
把我自己裹了进去 
 
在幻的引领下
走进一个又一个空巢的村庄
看见水乡边  大山里  窑洞前
站着的孩子 坐着老人的目光 
 
那目光里注满了
太多的叹息和无望
像鸟儿一般飞走的亲人啊
在新春之后
只留下这些空巢
让他们等待
忧伤  一大萝筐
幸福  一小抹
 
 
  一辆老吉普车的死亡方式 
       
不应该在城市或城市的边缘
在高楼边日渐被尘埃颓废 沧桑
……
  
如果可以选择
我建议把车开进热带雨林
在经年的'绿色藤蔓丛林中
车  确实老得走不动了
就安安地睡在雨林间吧 
 
在它一天天变銹
变得满目悲哀的'时刻
有藤蔓爬满它的窗户
还有花朵和温婉的青苔
抓挠它的脚心  腋下
……
雨水来了  它们一起合鸣 
 
它们彼此皈(GUI)依着
这个森林中的'庞然大物
仿佛  它们从来没有
这么有'寄托和安全过 
 
而吉普车却忽然
找到了新的自我
它和它的丛林植物和花朵
彼此温暖地靠着  完全
成了生生不息的一家人
 



  自从那个水站搬走
 
那个水站搬走之后
栏杆铁门上锁了
栏杆里的红砖墙
本满墙的爬墙虎
忽然在水站搬走之后
在六月死掉了大半 
 
剩下很小一部分
与墙旁边的楼梯
孤单地依偎在一起 
 
许久没人上楼了
爬墙虎在楼梯上
延伸着   安安地
深入到我梦境 
 
某种废弃
带着沧桑之美
住进我的记忆里
如你废弃的誓言
你记不得了
可植物记得
它们每年四季
用不同语言形式
提醒你 
 
如果你还是记不住
那我感觉也很好
有这废弃之美
静谧而安详
依然能让我
对过往痛苦流涕 
 
 
  春日午后的红掌 
 
那个买红掌花的女子
用目光的红掌
温弱得击碎
那个尖顶的蓝楼
 
你从坍塌的楼里爬出来
走近我
…… 
 
你身后的楼盘
瞬间崩溃
旋即魔幻出
一片春天的海洋
……


  请不要问我几岁

我就是那旷野上
最普通的小草
冬天远去  荒焚之后
我在我的春天里重生

我每年都这么清脆
这么葱绿
间或有几枚小花
为我点睛
我自由并快乐着

我年年这么大

 
  放一排春天的鱼饵

在我的江水边
你还是昨天的你
而我却穿越了千年

你在我的饵料边
徘徊又徘徊
春天过了
秋天过了
冬天来了
我一个人坐在江边

多少年过去
只钓上了漫天的飞雪
雪  把鱼钩和你冻住
而我也满头银发


  长椿街
 
我喜欢在这样的季节
写你
你的名字让我在大雪节气
充满了某种神秘的诗意
我用炭火和松针
让我的壁炉的火旺起来
一把木椅
一张长方形木桌
一杯英国红茶
一碟大雪枣泥饼
一只烤好的热红薯
我开始伸笔
开始写你 我的心街 
 
你的花木
在我的笔下发芽
变绿
开出成串的紫藤花
你的香椿树
长出一排排嫩芽
掰一枚 鲜美如故乡
张格庄的香椿
粗香而清脆不老
…… 
 
你让我又一次想起
那片kranuesh音乐的旷野
我在哪个季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能闻到空气里
长椿街飘过来的春味道

 
  两瓣信阳鱼头
 
被时光的水藻隔开
许多年后
一弯月光唤醒了
在休眠的Soulmate 
 
他们一起苏醒 眨眼
在一个铁锅里热烈拥抱
他们疯狂地回到从前
贴合成一只鱼头
在白的瀑布上独舞 
 
他们忘记了谁是谁
他们把这世界
弄疯 弄晕 弄翻 
 
忘了鱼吃了人
抑或人吃了鱼
还是鱼自己吃了自己



  你是我最大的敌人
 
推开门   才发现
我没有逃离的可能
只有在和你的战斗中
寻找花被爆开的出口 
 
你在高处墙中
设置了许多枪口
每一个枪口
都对着我的脑门 
 
我没有恐惧
安静到自己吃惊
不就是死吗
就学习去死一次
不也很凛然很光荣 
 
我狠狠地呼吸了一下
发现一切都不在
只有窗台的白雪公主
被剥开的声音
在夜色的清风中
很香馥又很热烈

 
  时光书签
 
一片叶子说
岁月的金黄里
明晰记录着
我来过的痕迹
 
足够

 
  赭石的秋天
 
是一种内在爆发
它炸开了一个
石头花开的世界
轰鸣的美丽
滑过苍穹
漫世界的花瓣在飞溅

 
  一对火柴的爱情
 
在蓝色夜幕下朦胧发生
他们怎么走到
这样蔚蓝的夜色里呢 
 
他们就这样
互相蓝调而热烈地在一起
在一瞬间化为硝烟的香 
 
而这瞬间的美丽
这瞬间执着的永恒
是有声音的
恐把天空震成碎片

 

  那个阿姨
 
大约有七十多岁?
我就站在731的站牌底下等车
就听后面安贞桥上下来的她
咔嚓咔嚓 把栏杆上
新帖的野广告撕掉
卷成一个纸球  捏在手心
疯疯火火地扔到
站点的垃圾箱里
旋即她上了拥挤的特8的公交车
留下了一个如此大爱北京的背影
默默的  几乎没有被谁发现过
除了对纸质发出的声音敏感的我
 
 
  向日葵的心事 
 
我歪着头
在等你的路口
张望了又张望
可你依然没出现 
 
我换了一个角度
看螳螂如何
穿过我的花和蕊 
 
它叨叨絮絮
如我的心事
爬过来
又爬过去
 
 
   红薯船 
 
红薯过了春季 不能吃了
它开始窃窃地开心 
 
像一块蓄满的电池
自己消耗自己的能量
长出一小船薯芽 薯藤
活在水仙花开过的港湾
 
 
  如果你是那个幸福的人 
 
如果你是那个被我
时刻牵挂 想念的人
请不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让内心的喜悦藏得很深 
 
我梦里在涂鸦的你的名字
在我花园的每一朵花上奔跑
你看见了吗 夜来了
萤火虫提着灯笼在思索
这个世界有谁这么疯
......
 
而你却让墨镜挡住了你的视野
你的眼睛在里面悄悄说话
但你不敢说出来
你害怕自己 
害怕树的年轮
圈住了一个围城
 
 
你在城里
我在城外
爱情流浪狗般
在天坛公园的林子里
徘徊
 
 

  双11的玫瑰
 
雾霾夹着小雪
我只看到了街边花园
冻晕了的玫瑰 
 
我扎破了手指
在寒冷到来之前
把她们抢回来 
 
在我的花瓶里
她们娇艳得如
油画里的风景
在我的冬季
不再冰冷 枯萎与悲伤 
 
而我在寻找  思忖
哪个优质 才情的光棍
能配得上我的哪朵玫瑰
 
 
  四月天 
 
有些仓皇
7花儿开得太快
香气还没吸满肺
绿开始疯狂窜长 
 
我的心不在四月
去了哪里
我的心走不近五月
去了哪里
跟不上这绿肥红瘦的脚步
我把自己弄丢在哪里 

 
  没有表达出来的思念 
 
并不等于  它无时无刻不在
它在你每个晨曦露水的清晨    
在你仰望星斗满天的月夜    
在你对四月花香浅笑的刹那 
它现了 吹着口哨 唱着歌儿 
 
 
  
  午后的阳光 
 
把我的影子放大
却把我的心缩小
缩进故乡的海螺里
时刻听海潮起潮落
 
 
  一朵
 
一朵花
在田野开了
凋谢了
连同叶子 
 
一枝干
在霜天饮泣
 
一层冰花
把一朵的余部
包括根
全部裹上冰丝
 
血状的液体
从根的血管
流进泥土里 
 
 
  特别的时刻 
 
就那么一点点时刻
我发现自己许多忐忑 
 
面对那个圈
我发现
原本的高大
变得平平
 
行走其间
我不知道该
怎么说话
说那些话
 
那个圈让我的笔
半悬在空中
只有雾霾
在诗歌的天空
蔓延 

 
  这群狗尾草 
 
卷卷着我的心事
卷卷着你的心事
我躺在你的田野上
等雨 冲垮我们卷卷的心事

 
  这些花盆
 
躲在那个花园的深处
盼着好的花土
好的肥料和种子
把它们武装起来
 
当成片的花朵
比如薰衣草 蝴蝶兰
给了这些花盆崭新的生命
我想那一定是轰轰烈烈的
 
那些花开声音
一定会惊动昌平
和整个京城
 
而此刻它们多么宁静
安详的等待着
没有丝毫的怨言 
 
 
  中秋节月亮没有出场 
 
中秋节月亮没有出场
月亮去了哪里
在所有团圆的企盼里
月亮啊
你是天涯和咫尺的主角
你不来这团宴  团曲咋开 
 
子夜后   我睡了
梦中的我看见
在城市的楼顶
几米漫画中的小孩
提着月亮
朝我缓缓走来
 
 
  纸筒的幸福 
 
纸筒本是
卷纸用完的废物
没人在意
但偏偏被我的思绪钳住
…… 
 
不一样了
我把它们收集起来
一只一只在桶上
涂不同的画面
在每个桶里塞满
不同的音符和烟花 
 
我用彩带
把他们捆在一起
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我点上心灵的火焰
……
 
噼噼啪啪 1234
它们在我的春天
在我的艺术生活里
变得有情调起来
即使粉身碎骨
它们也倍感幸福
 
 
  五四大街14号 
 
和海莲 汉芙著作的
《查令十字街84号》
信札手记相比
也许北京东城的五四大街14号
缺乏去挖掘它底蕴的作者 
 
唐诺曾经这样评价这本书 
《有这一条街,它比世界还要大》
这部书在1949年至1969年
长达二十年的时光
往返于美国纽约和马克斯与科恩书店
来往的信函交织在一张真爱的网里
纪念二十年书籍时光中的一场奇遇
...... 
 
这本书让查令十字街84号
沉淀成世界读书人朝拜的圣地
梦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那种爱是灵魂的花开和花落的栖息地 
 
而现在我要说是当下的北京
在中国美术馆对面
就住着这么一个
五四大街14号
售油画染料 笔等的小店铺
它门口与众其他不同
它卖专业画着用的投影仪 
 
主人吴雷达和他的夫人
都是很有故事的人
他们不啻于美术馆前黄金地段位置
随意宰割外地参展艺术家钱的恶习
他们总是以诚待人  不卑不亢
一副无所谓样子
碰上我这样的
我们必涛涛不绝一番 
 
我计划着找个时间
打好采访提纲亲自登门
当然买油画染料
我也笔付足费用
这是规则
而规则之外的人情
是另外一份锲和
 
我要让这条街
在世界明亮起来
不是仅仅因为美术馆
而是在这条 
有五四运动有关的街
和14号里有这麽一对老夫妻
他们保留着查令十字街84号的传统
在中国的北京 在世界的北京
做着平凡但却内心坦荡小事情
他们去掉浮躁  他们看着这小铺面
仿佛就是在等我这样的人来
叙旧    谈文化   打发简单的时光
与赚钱的商家仿佛没有半毛钱关系
 
 
  谷子与稗子
 
我想   你就是旷野上
弯得最低的那枚谷子
而我则是那枚
离你最近   最低的稗子 
 
你弯下腰亲亲我
说小稗 看我们一样高了 
 
一样高了  就可以随意对话
不让敬畏阻隔了我们的距离
旷野很辽阔
知交令半
我个子很低  又难以熟养
但你一点都不在意
...... 
 
有你这一弯腰俯身
我被输入N种谷的能量
我居然化蝶为谷
......
 
 
  黄昏,我走过琉璃厂小街 
 
从椿园有温度的探访
我没选择乘地铁回家
而是拐进琉璃厂小街
隐隐约约的霓虹灯光
有点勤奋的几家店铺 
 
我王者散步式
游荡在这条溢满
中国书画文化香的地标街
那些笔墨纸砚在我的目光里
是飘着艺术碎片的雪花
醒目的几个门头
在黄昏里眨着眼睛
问我你的作品藏哪了 
 
没有再雅的街心
让我行走亦或站立
都这么舒展了
那些沉淀的墨香
浅浅地飘过来
我拿出烟斗
深深地吸了一口
吐出来的烟圈
瞬间转化成一幅油画
《夜,一个女子琉璃厂的造访》
 
 
  一块N年的硬肥皂 
     
没有可能去坚守别的职责
从一开始诞生  它就注定了
洗涤这个世界不清净的概念
还原历史衣物本身的原色
它错在哪里 ,要被革命?
革自己的主义 信仰和初衷
……
 
没有不同声音的鸟儿们
是丛林吗
一片丛林就是一个小社会
只有鹦鹉在学舌
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丢弃了这块硬肥皂
跟杀死众鸟
留下鹦鹉自己没什么区别
 
硬肥皂
骨子里流露着
初始化的表情
至少是无所谓惧的
至少是坚持真理的
 
它硬得
已然成钢
已然能够削铁如泥
 
它硬得
有灵魂
有民主
有爱心
它活在爱它的人心里
 
 
  梵心
 
我把喜马拉雅山
喊过来了 坐在我对面
我对它说:老兄你最高
山说:我最低过哦
最低的时候我是大海
很深的大海 
 
于是 山和海
平静地坐在一起
喝茶 读书 闲聊
……
 
那抹淡泊  俨然
俩君子 形影相随
 
 
  那棵红树 
 
那棵红树
是我 
 
千年之后的我
在一天天一年年
盼望和等待的年轮中
守护着内心
童年时的过往和诺然
 
我知道风和太阳会改变
事物包括你的方向
但我的方向
始终是你在的方向
 
没有人敢约束我的心
我内心涌动的枣花啊
是我年年岁岁
窸窸窣窣的相思泪
我从小树长成今日的合抱之粗
长成今日参天的婆娑
是我被思念的雨水哺育而成
我的根抓牢了我在的故乡
我的天空因思念而如此湛蓝 
 
如果思念是一种疾病
我的病已然把我养大
我带着深秋无法拒绝的红透
裹住你 
 
随便一片红叶都会打湿你的青衫
而你这家伙  总是走着走着
把自己走丢  走缥缈
年小的时候我还会害怕 哭泣
至于现在
我不会再
我会把自己画下来
随便扔个漂流瓶
你都得接收  接受
就这么从了吧
没有人敢长在你灵魂里
左一脚右一拳头折腾 

 
  那些拥挤在上海高铁的诗句 
 
那些诗句
雪莱 普希金 泰戈尔
余光中 舒婷 席慕蓉
...…
那些诗歌里精致的部分
都握紧在地铁的把手里
暖暖地穿过无数手掌和心脏 
 
在拥挤的地铁里
那些诗句
是一枚枚锅里的崩豆
踩在人群的上方
飘撒魂香 
 
这样的地铁时光不一样了
拥挤着的感觉不一样了
一站地的时间不一样了
整个行程的长短不一样了
一千双手
一万双手
托着你在诗香飘转 
 
风呼啸而过来
这样的地铁
会把你带到哪里去
地壳岩浆深处
澎湃的火焰吗
...... 
 
无数个灵魂
在上海的地下铁
循着大诗人前辈的句子
求索并明晰着
上海的文化内核脉络
世界的上海
凿开一个天井
中西文化的惠风
在这里低吟浅唱
……
 
这些把手  此刻
是我在尘埃里
追寻那缕雪地晨曦
她让我的呼吸变得
安静而又窃窃喜悦
 
 
  负植物
 
长芽时
凋敝
长叶时
凋敝
几次我都以为
它亡了 准备拔掉它
 
但它依然活着
活得很不灿烂
只有它的杆绿着
以及它向上的表情
证明它真活着
活得很艰难 
 
跟某些疲惫无奈
又充满抱怨的人
像极了
 
 
  最甜的时刻
 
生活里
微甜日子多的人
已然很奢侈了 
 
子牙的桃子是甜的
宁宁的苹果是甜的
辉辉的荔枝是甜的
而大哥分享的橙子
最甜
秋秋式的甜
掰开一瓣
甜到骨缝 
 
时光词场的芬芳里
最甜的时刻不多
单单大哥却给予了
 
 
  小白的困惑 
 
一只小白兔
做了一个梦
醒来后发现
它的四周除了自己
全是胡萝卜的海洋 
 
小白兔惶恐了
这些诱惑
会把我吞噬掉吗
我该选择拒绝
还是从诱惑中逃离
 
 
  那只粉色的机枪响了
 
那只粉色的机枪
在阳春三月
被谁扣响了扳机
一声声 一声声
哒哒哒哒哒哒
响了响了响了 
 
春天的田垄   一瞬间
被这枪声惊醒
惊醒了的树
开一朵两朵三朵四朵五朵六朵
……
一百朵 一千朵一万朵花朵
一瓣两瓣三瓣四瓣五瓣六瓣
……
 一百瓣一千瓣一万瓣花瓣 
 
这轰轰烈烈声势浩荡的炫彩
把北方冬季的沉默
扫射得淋漓尽致
春天  春天来了 
 
那些花的每一朵每一瓣
都在争先恐后  争奇斗艳
那些花朵们被枪的硝烟迷醉 
 
她们在弥漫的朦胧中
寻找着那只射中她们胸堂的枪
感恩使得她们拼命爆破
串串复串串  不复停止 
 
她们把天空海洋和人的心情陶醉
不断自己对自己开枪 开枪 开枪
春天在自己心脏深处
绽放出一条玉海的光芒
 
 
  爱原来可以如此表达 
 
那人说:我爱你
爱你每根发丝
她微潮着脸
闭起眼睛
感受着那人有温度的手
穿过她的每一丝发根 
 
她企图知道自己
到底有多少根发丝
那些发丝里
究竟藏着多少私语
正如她无法数尽
有多少片故乡雪
落在她的心底 
 
她哭了  只为了
那数不尽的发丝
天在她寂寥的黄昏
开始下雪
她跑到雪地里
数雪花  
 
浩浩荡荡的雪朵
把她全部淹没在雪野
数不清发丝 也数不尽雪朵
她在雪地里面睡着了
样子很香 很麦子 
 
 
  父亲的二胡 
 
已被岁月之尘
封得很厚 
一轮忧伤
挂在
二胡的仲秋夜 
 
我一边清洗
一边落泪
父亲的草原
父亲的马蹄香
父亲的烈酒和京胡声
飘到哪里去了 
 
女儿听不到
女儿的人生哑迷
被满月的光芒
隐藏得很深  很痛
 
 
  沙漠中的橘子    
 
想想够美
乳白色的沙海
橘红色的橘子林 
 
在浩瀚的沙漠舞台上
橘子以不可告人的深层秘密
摇曳在以色列的梦境
…… 
 
不能再辉煌了
这些橘子对我
是圣果   是诗经
是橘舞沙海的舞蹈诗剧
是干净灵魂的邂逅
是风中摇曳的厚重企盼
是摇响在天地的橙色风铃
…… 
 
不能再想象了
那片沙漠中的橘子林
会有多甜 
比蒙娜丽莎的微笑还甜
比蜜蜂吸允玫瑰的花蕾还甜 
 
够甜的事物
已经很幸运了
那裸露在沙漠中的橘子
我想应该是最甜的事物 
 
不敢触摸它的甜
怕味蕾疯掉
 
 
  占巴花
 
在老挝
我敲开一枚又一枚鸡蛋
蛋黄滑出来了
蛋清摊平了
把它们三维起来
再加上叶 枝 干
一棵占巴花生动起来
 
 
  乌多姆赛省文化厅温厅长的咖啡 
 
在那个依山而建的花园式咖啡馆
我们受邀喝他自己掏费的咖啡 
 
山泉哗哗流进我们的黑咖
旅人蕉张开无数叶面
在高处作揖  谈笑清风
…… 
 
温厅长温良地在谈着他
配资公司 乌多姆塞 配资公司 老挝
种种未来的构想 
 
我们把咖啡的苦味
喝成不加糖的甜
喝成天空飞舞的占巴花香
 
 
  致橡胶树 
 
十年的成长之后
被割
一刀刀一刀刀啊
流泪的橡胶乳 
 
学不会大声哭泣
它们静静地
在一刀一条的河床拐弯
汇入乳白色的接碗里 
 
一桶胶乳 桶桶胶乳
以其最天然方式
证明自己的被割 流泪
对人类科技 生活的贡献 
 
与哭泣无关
 
 
  那位老挝总理夫人 
 
刚从老挝泼水节顶层看台上下来
她开始随便转百姓的地摊
她提着一只竹篓
她买了些青菜
她买那块黄色的年糕
她开始付钱
摊主找钱 她摆手不
她满脸的笑靥
走过广场 
 
黄昏的阳光
洒满她的背影
她的笑靥在老挝的泼水节
跳越成无数枚占巴花上的珠露
质朴而清香
 
 
 
  那袋小米 
 
被我分成多份后
显然已经化整为零
分散在不同的瓶子里
它们再也回不到
寄件人那完整的编织袋 
 
这些金黄的小米
总是让我在下锅的时候
有些情绪
和米 水 热气一起升腾
哈着一股浓郁的眼角潮湿 
 
那潮湿里  夹杂小许草屑质朴
泥土的香暗隐其中 
 
许多时候我在发呆
那满满一袋子小米
需要多少诗歌的田垄
播种 辛劳 到收获
这个漫长的过程
总让我噙满感恩的泪
 
 
  一朵花是否香艳
 
出众
有时候取决于
它身后的背景
 
 
  伊川红薯的后篇 
 
那28枚红薯的最后2枚
终于在女主人的安排下
在那个家里落户了
成了她家绿植  蔬菜的成员 
 
它们小哥俩呆在主人春节
水仙花消失后的器皿里
两头小猪般长满红薯叶
俏皮地在厨房地的窗台上疯长 
 
当一茬又一茬红薯叶和梗
被剪下来或煮汤或炒成小菜
红薯的意义便一遍又一遍
被伊川的地名唤出
友情  难以言表的牵挂
默默的爱在红薯不断的剪切中
完成了它不断叠加的厚重
 
 
  珠海的日月贝 
 
真想把漂泊在外的你抓回来
按在日贝里
而我却要把自己按进月贝 
 
你挥一挥手
我跳进你的日贝
我挥一挥手
你跳进我的月贝
或者我们在各自的贝里
背靠在日月贝的叠合处
读天读海读沧桑的岁月 
 
让卷涌着珍珠的海
为我们写赋 并滔天朗诵
让睡在我们下面的音乐厅
为海伴奏 
 
不能再美 不能再美
我们已然沉醉得如死如仙
疯掉了的我们的心
只有惊叹 惊灿 没有句号 
 
 
  天鹅之荷 
 
在湖水中嘎嘎
母亲唤它们过来
它们居然没听见 
 
它们在桃花湖中
各展姿态
远远近近
更似灰白的荷花
会歌唱的动物荷花
在冬日的湖水中
或盛开或袅娜或飞翔 
…… 
 
 
  鱼的命运 
 
天空之城的那张网
如此艳丽  绚烂
如此迷人  魅惑
以至于海水中的许多鱼
在仰望  在思考
我要不要跳上去呢 
 
撒网者背后有个声音
催眠了撒网人和海水里的鱼们
成群的鱼儿们
欢呼着跳上网
跳上它们的精神高地
…… 
 
有朵鱼说 我要太阳一次
太阳一次的味道
让鱼们  群情激昂
配资公司 勇敢 牺牲 壮烈...等等
这些词对它们是陌生的
它们只认识两个字: 大海 

 
   删 
 
我啪啪啪
打了那个自由控
三个耳光 
 
悠雅地转过身
旋即消失在
茫茫的夏夜黄昏
身后的句号飞扬跋扈
下起雨来
…… 
 
 
  开小差 
 
开会的时候
上课的时候
行走的时候
睡不着的时候
咖啡馆读书的时候
阳台画画的时候
记忆线路都有可能出轨
走进另外一个秘密花园
这花园太大了
大得总是找不到归路 
 
而归路上的花
总莫名于尘世
叹息 惆怅挂着串串
忧伤开着美丽的朵儿
如果你不来
那叫M.U.的秘密花园
会泪流满面

 
 
  张自忠路的电话亭   
 
不在了
两只偌大的桔红色耳朵
被悲催分开
冰冷地躺在
垃圾车的左和右  
 
当手机成为一种民众普遍消费品
街边的电话亭也就失去存在的意义
时代把它们画上句号  让它们消失 
 
而我却在想
拆除的工人
在拆除的时候 
会不会有爱心
让两只橘红的耳朵恋人 
一生只拥抱这一次
然后“废”奔东西 
 
证明它们来过了
爱过了  
一生一世过了 
是否有人
有这样的悲悯之心
 
 
  献给老红军书法家八一的诗歌 
       
我很想从丽都皇冠到万红西街
开凿一条直线的小径
让老干爸下了车
不必去绕那片杨树林 
 
想必偶尔经过那片林
老干爸一定会
举着他的金丝楠龙头拐杖说:
看你们这些杨树
总跟我比试
你们知道我多大了
我告诉你们
我右手和日本鬼子拼刺的刀疤
已经89 年了 
 
他拍拍每一棵树 问道
之后神情诡秘地嘿嘿一笑
那些树睁大空洞的眼睛
看着天空和桥边的波普画面 
 
老干爸不高兴了 什么波普呀
明天我让人拿着扫把把它们刷净
我来写上: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
明天我要去给兵营的孙孙们写字去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们,我承认
你们比我高 哈哈 bye bye 树孙们

 
简介
彭鸣,女,笔名薄荷蓝。现居北京。某内参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协山东旅京作家联谊会执行秘书长;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副会长、诗与远方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 》、《中外爱情诗历》、《创世纪诗杂志》、《山东文学》 等多处发表过作品,2008年被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评为“山东省十大青年诗人之一”。史料故事《史鉴全书》(与杨五湖先生合著)。诗歌作品被选编入王蒙、宗仁发主编的《2014~2019》年中国最佳诗歌年选;诗集《木质心事》、《东方既白》(上、下册)、近日出版《前世的荷香》、诗书画集《三张机》在出版中。
责任编辑: 村夫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庚子父亲节致父亲诗三首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pzpt779.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